第999章 逆天禁咒
书名:灵域 作者:逆苍天 本章字数:296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8 19:27:25

青魇岛上,无形的束缚力量,震慑着所有生灵。

在那股力量之下,不仅仅是人族,就连众多异族也都惊惧异常。

显然,破坏天地规则的神奇密咒,对所有生灵都有效。

事实上,多年来,就连生活在暴乱之地的异族,也的确极少极少能在相当于不灭后期的实力层次更进一步。

三鬼族的布托、伊斯坦、费因斯,因为以前就是虚空境,所以不受此限制。

除此之外,墟地的龙人族,蜥蜴族,羽人族,灰翼族,等等诸多小族的族人,也都不能打破桎梏,冲击到虚空境的力量层次。

“虚空境级别的生灵,可能会影响镇压深渊通道的大阵,会令五座大陆内部的封禁结界破裂。”

“因此,咒之始祖以诡秘的咒术,诅咒了暴乱之地。”

“所有生灵都会在快要破境时,遭遇到密咒,因规则的改变前功尽弃。”

“一定是这样!”

秦烈暗暗道。

“我绝不会认输!我必能冲破桎梏!”

青魇岛的岛底,塞纳的尖啸声,充满了一往无前的锐气,他似在逆天而行,要在密咒的威慑下强行破阶。

“逆改天地规则的,不是老天,而是咒之始祖。”秦烈深吸一口气,死死瞪着咒之始祖的遗骸,心中一个个念头电闪而过。

奇诡的密咒,由怨魂的魂丝凝炼而成,只有他和拉普能看到。

其余人,就算是释放出灵魂意识感知,也不能窥探到事情真相。

此时,随着塞纳的尖啸,萦绕青魇岛的浓郁暗青色雾障,突然变得稀薄起来。

一条条沟壑内,陡然绽放出幽蓝光芒,那些光芒瞬间将青魇岛映照的瑰丽多姿。

幽蓝光芒内,一道道颀长消瘦的魂影,做出种种撕扯的动作。

浓浓雾障,随着光芒内魂影的撕扯,变得四分五裂。

然而,只是一霎后,笼罩青魇岛的神奇束缚能量,又变得更加澎湃强大。

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神手,重重地按在青魇岛上。

“轰!”

青魇岛巨震,潜隐在岛底的塞纳,似如遭重击。

“不!我绝不甘心!贼老天!除非你杀了我,否则我会第三次冲击虚空境!”塞纳厉啸。

青魇岛周边,众多邪魔和异族看不见内部场景,却能听到塞纳的不甘尖啸。

这些人眼神都变得无比凝重。

“有不知名的力量逆转天地规则,竟然令塞纳无法自然破境,究竟是来源于何处的力量?”

一个个邪魔和异族,打量着周边,看着临近的家伙,脸色都阴沉起来。

“刚刚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青魇岛!”有人提醒。

此言一出,众多邪魔异族如突然反应过来,都连连点头肯定。

“你收回咒之始祖遗骸的时候,一定要万万小心,要是让塞纳误以为你在阻扰他破阶,恐怕他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。”拉普赶紧小心提醒。

秦烈也脸色微变。

这时候,他注意到咒之始祖的遗骸,恰恰就在那浓雾密咒中央。

无数诡秘的咒文,凝成类似于“缚境”的奇异阵形,将咒之始祖团团围聚着。

“喀嚓!”

一个极为响亮的破碎声,从青魇岛内部传来,塞纳的凄厉惨叫,也随之响起。

突然间,众多幽蓝光晕内的颀长魂影,全部消失了。

塞纳强大的气势迅速变得衰竭。

所有人都知道,塞纳冲击虚空境的行动,至此彻底失败。

那脆响,就是他辛辛苦苦筑造的第四层魂坛,土崩瓦解的声音……

“失败了,他肯定失败了。”

“第四层魂坛碎裂了。”

“这好像是他第二次失败。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议论纷纷。

秦烈注意到,那些团团聚集在咒之始祖旁边的咒文,在此刻突然隐没向咒之始祖的躯体。

萦绕在青魇岛的浓浓暗青色雾障,也以惊人速度消散。

同时,一直存在的无形震慑力量,也一下子无影无踪。

短短十来秒时间,不知从何而来的众多咒文,尽数被咒之始祖躯骸吸收。

所有咒文消失以后,咒之始祖的躯体,从青魇岛漂浮出来,直朝着秦烈眉心而来。

“别!”拉普失声尖叫。

秦烈也急忙以心魂阻止。

可惜,咒之始祖的躯体压根不受他心神掌控,离他还有百米的时候,突然化为一串如河流般的咒文,飞涌向他眉心。

浓浓雾障消散,众人视线恢复,一束束目光,一道道眼神,都下意识汇聚到秦烈身上。

这一刻秦烈被动成为众人焦点。

“他是……炎日岛的岛主!”

“秦烈!”

“原来是他!”

众多邪魔和异族,很快认出秦烈的身份,眼中都充斥着异色。

“误会,这其中有误会,各位别胡思乱想。”拉普赶紧解释。

他看到众多邪魔和异族的神情极其不友善。

“竟然是他两次阻扰塞纳的破境!”一名灰翼族的老头阴恻恻喝道。

“看样子,炎日岛不仅想要称霸别的陆地,就连墟地也是不愿放过了。”鱼人族的战士附和道。

“炎日岛恐怕是想要将暴乱之地每一寸土地都要统治住!”

“应该是害怕塞纳达到虚空境,会影响炎日岛的大计,所以才三番五次破坏!”

那些人众说纷纷。

突然间,秦烈成为众矢之的,被墟地的邪魔和异族当成了幕后黑手。

“真是误会……”拉普无奈道。

“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

此时,从青魇岛那些沟壑深处,突然传来塞纳猛烈的咳嗽声。

拉普和暝风老祖脸色微变。

咳嗽声中,一个身材颀长的干瘦老者,慢悠悠从一个幽幽洞口悬浮出来。

老者一头白发极为显眼,他胸襟上满是血迹,凶厉如鬼的眼瞳深处,有两团蓝色火焰燃烧。

他眼睛直勾勾看向秦烈,一脸的疯狂嗜杀,道:“可是你?”

“塞纳,这件事有误会!”拉普急道。

“你闭嘴!”白发老者厉喝时,一口鲜血禁不住喷出,他用力咳嗽着,一点点平复心境,然后才阴沉沉说道:“几年前我在冲击虚空境时,我知道你恰恰也在墟地,只不过当时的炎日岛名不经传,你也没有今天的声势和地位,所以你只敢暗中捣鬼,不敢光明正大过来,对吧?今时今日,你是觉得炎日岛已称雄暴乱之地,身边已聚集了众多强者,终于敢从暗处现身出来了?”

他已认定秦烈就是始作俑者。

漫天咒文,融入咒之始祖遗骸的异象,别的邪魔异族无法知晓,可他却看得清清楚楚。

最后,咒之始祖的遗体,化为了一串长河般的咒文,就在秦烈眉心隐没。

要说此事和秦烈无关谁会相信?

“怎么回事?”

就在此时,秦烈身旁的虚无内,竟传来段千劫的声音。

旋即,一双手从虚无中闪现出来,一点点将空间撕裂出狭长口子。

段千劫漠然走出。

炎魔唐北斗也嘿嘿笑着冒头,吆喝道:“我们的人刚刚传讯,说岛主在青魇岛遇到了麻烦,嘿,我们就要赶到东夷人老巢了,还要回来一趟,可真是麻烦。”

不少邪婴岛的武者,也在附近活动,看到这边的异常后,急忙传讯宋婷玉。

宋婷玉立即将情况告知段千劫和唐北斗。

精通空间之力的段千劫,能强行以空间力量贯穿临时通道,他于是直接从浩瀚东方海域降临墟地。

一见段千劫和唐北斗过来,周边众多邪魔和异族,忽然沉默起来。

拉普和暝风老祖则是暗松一口气。

七大隐世强者,塞纳为首,紧随其后的就是唐北斗和段千劫,唐北斗和段千劫一同到来,令局势忽地变得微妙起来。

“原来站在他身后是你们两个,难怪他有恃无恐,敢阻扰我冲击虚空境!”塞纳咬牙道。

他认定段千劫和唐北斗也是参与者。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